芙蓉花几月开

各国央行重新站队 集体“放水”背后有哪些无奈?

????

  原标题:各国央行重新站队,集体“放水”背后有哪些无奈?

  来源:“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微信公众号

  今年以来,全球主要经济体央行都在转向新一轮货币宽松,这是一种趋势性调整还是仅仅是保险性的预防操作?

  近日,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举行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论坛活动之一为闭门研讨会“全球主要央行货币政策转向与资产管理新趋势”。

  与会专家指出,各国央行竞相开始新一轮的宽松操作并不是货币政策的趋势性调整,更大程度上是为应对经济增长动能不足、财政空间吃紧和未来形势的悲观预期所采取的保险性的预防操作。

  然而,各国实施新一轮的货币宽松尚面临较大挑战:

  一是全球市场同步避险回调,

  二是货币宽松的副作用正逐步凸显,

  三是货币再宽松的政策实施空间有限,

  四是央行的独立性受到较大挑战。

  一些国家货币政策失灵既包括全球经济周期下行、内生增长动力不足,也包括全球不确定性加剧等原因。

  全球央行正在开启新一轮货币宽松

   quan qiu yang hang zheng zai kai qi xin yi lun huo bi kuan song

  主要新兴经济体国家和地区央行都在转向鸽派,比如印度、韩国、印尼、南非、土耳其、俄罗斯、马来西亚、菲律宾等都已宣布降息。新兴市场中的埃及、吉尔吉斯斯坦、格鲁吉亚等国央行今年也已降息。8月以来,中东三国(阿联酋、巴林和沙特)、巴西和泰国等国家紧随美联储宣布降息。

  主要发达国家央行也纷纷开始采取降息措施,澳大利亚、新西兰、瑞士等国央行率先宣布降息。7月31日,美联储宣布将其基准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2%到2.25%的目标区间,并决定提前两个月于8月完成缩减资产负债表的计划。欧央行、日本央行虽然还未宣布降息,但通过购买长期国债和前瞻性指引等措施,将利率维持在较低水平。英国通胀和利率水平尚处于目标区间,央行对降息保持观望态度。

  然而,当下全球并未出现明显的经济或金融危机,甚至也没有出现明显的衰退。各国央行竞相开始新一轮的宽松操作并不是货币政策的趋势性调整,更大程度上只是保险性的预防操作。

  全球央行走向货币再宽松的驱动因素

  第一,全球经济增长动能减弱、增速趋缓。

  虽然当前全球经济仍然保持正增长,但是增长的可持续性面临挑战。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贸易组织、国际清算银行等组织都开始下调全球贸易与经济增长预期,显示出全球经济正进入下行周期,宽松预期升温。

  第二,各国政府的财政手段空间已经非常有限。

  经历了上一轮量化宽松,当前各国的负债水平已经很高,以美国为例,联邦政府债务已达到22万亿美元的历史高位。财政空间的局限使得政府不得不向央行施压,靠货币政策再次应对经济放缓。

  第三,对未来形势的悲观预期加速了货币政策的调整。

  一方面,各国出于对国际贸易摩擦加剧、经济增长前景转差等因素的担忧,通过货币政策转向,提前防范全球经济疲软和贸易摩擦不确定性对国内经济带来的下行风险;另一方面,各国出于对资本市场高位运行的担忧,通过为资本市场加注货币“堤坝”,防止自身市场泡沫率先破裂。

  新一轮宽松货币政策的有效性面临挑战

  首先,货币再宽松的乐观效应已渐式微。

  全球市场一方面出于规避风险的考虑同步避险回调,另一方面基于再宽松预期对各类资产估值重新调整,上半年38项投资资产中有37项实现正回报。全球资本市场高风险资产和避险资产的普涨不仅表明了货币再宽松的乐观效应已逐渐削弱,更验证了全球资本市场日渐脆弱的判断。

  其次,货币再宽松的副作用正逐步显现。

  第一,全球债务随着货币再宽松力度加大而进一步累积。全球利率下降推动了今年一季度的借贷热潮,新兴国家越来越地依赖短期债务。

  第二,国债收益率随着货币再宽松预期的升温而不断下跌。许多国家国债收益率曲线已经出现倒挂,全球负收益的债券市值已经突破了15万亿美元,全球经济开始出现衰退趋势。

  再次,实行货币再宽松的政策空间有限。

  危机以来,货币政策承担起复苏经济的重担,但目前全球通胀一直低于目标,利率长期处于低位,央行资产负债表大幅扩张,货币政策空间已大大缩小。长期低利率导致信贷资源向低效企业配置,未来若持续过度依赖货币政策,将进一步加剧包括银行在内的金融部门资产负债表的恶化势头。

  最后,货币政策的独立性正在逐渐丧失。

  各国央行越来越呈现出屈从于政治压力的迹象。除了特朗普总统持续对美联储施压,土耳其、印度等国家政府也正纷纷干预央行决策,各国央行无法系统性地考虑未来政策路径,货币政策的制定更多是被动的选择,央行独立性和决策透明度正在逐步丧失,难以与市场保持有效沟通。

  导致当前货币政策失效的深层次原因

  当前,各国货币政策失灵、主要经济体长期面临流动性陷阱,存在一定的共性原因。

  其一,对货币政策有效性的评估忽略了周期性因素的影响。

  当经济处于上行期,货币政策的有效性更容易发挥,而当经济处于衰退阶段则相反。金融危机以来,各国经济持续处于缓慢的复苏周期,投资预期趋于保守,货币政策难以充分发挥实效。

  其二,全球经济在近年来的增长主要得益于政策刺激,而不是靠经济内生动力拉动。

  以美国为例,其近年来的增长靠的是超量发行的美元流动性和持续的税收、财政政策的支撑,缺乏真正推动经济增长的内生因素。

  其三,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带来的悲观预期阻碍货币再宽松发挥应有作用。

  全球不确定性将长期存在,投资者的悲观预期得以强化。全球货币再宽松难以扭转全球经济下滑的趋势,也无法挽救因贸易不确定性和全球产业链调整带来的动荡。

  我国经济虽尚无流动性陷阱之忧,但存在结构和体制之困,掣肘货币政策有效实施。

  其一,支撑货币政策运行的底层结构面临发展制约。

  2012年以来,我国企业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后普遍面临发展瓶颈,市场内生信贷需求和社会购买力严重不足,难以支撑宏观经济和物价稳定。在没有经济发展的基础上加大货币投放力度,只会带来滞胀,经济和企业的盈利前景依然黯淡。

  其二,我国当前货币政策重币值稳定,或与保持物价稳定的目标冲突。

  尤其体现在工业生产者价格(PPI)方面。2012~2016年,PPI一直处于负增长区间,2016~2017年有所回升,但目前又接近零增长,这对企业利润、财政收入和经济增长都将形成拖累。

  其三,我国现有利率传导渠道不畅,对货币政策有效性形成较大制约。

  在信贷传导方面,民营企业近年来违约风险频发,银行贷款意愿不高,货币难以通过传统信贷渠道流到实业部门。

  下半年之后,企业违约风险或逐步走高,若机构风险偏好得不到纠正,“宽货币”转化为“宽信用”的渠道将持续受阻。金融体系方面,价格形成机制尚未实现市场化,货币政策经由金融市场向实体经济的传导渠道同样难以发挥积极作用。

责任编辑:赵慧芳

当前文章:http://www.csedcc.com/iwp/74747-82504-37614.html

发布时间:03:34:56


{相关文章}

韩国超越日本创造一项世界纪录 但这是个大危机!

????

  原标题:超越日本,韩国创造一项世界纪录,但这是个大危机!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最新数据显示,韩国2018年总生育率降至0.98,创历史新低。据韩国《中央日报》,韩国由此成为全球唯一一个生育率跌破1的国家。

  这意味着,韩国女性在育龄(15岁~49岁)平均生育的子女数量不到1人。有研究显示,韩国要保持人口数量稳定,总和生育率至少应达到2.1。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称,“许多韩国的年轻人说,他们没有时间、金钱或足够的情感去约会了”,用我们的话说,这就是“累觉不爱”。

  极端情势

  8月28日,韩国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2018年韩国总生育率为0.98,低于上一年的1.05。

  总生育率(total fertility rate)是指一名妇女一生中所生孩子的平均数。0.98的总生育率,意味着一名女性在育龄(15岁~49岁)平均生育的子女数量不足1个。

  “目前的情势非常极端。”首尔女子大学教授郑在勋(Jmoshoushijiesifu_365bet平台赌场_365bet提现是被_365bet体育比分资讯平台ung Jae-hoon,音译)说。

  韩国的总生育率长期以来在经合组织(OECD)国家中垫底。从2000年到2015年,该国总生育率一直徘徊在1.2左右,2017年降至1.05,如今又成世界上唯一一个总生育率低于1的国家,甚至低于日本黄金狮王的缰绳_365bet平台赌场_365bet提现是被_365bet体育比分资讯平台。去年,日本的总生育率为1.42。去年,OECD国家平均总生育率为1.68。

  一般来说,为保持人口长期稳定hitv5_365bet平台赌场_365bet提现是被_365bet体育比分资讯平台,一国总生育率需要达到2.1的更替水平。就韩国而言,总生育率只有达到2.1才能使人口稳定在目前的5100万左右。

  彭博社指出,超低生育率意味着韩国正走向人口崩溃。在接下来的半个世纪里,除非发生改变,否则5100万人口可能会减少三分之一。

  韩国统计局数据还显示,去年韩国的新生儿数量只有32.68万,也比前容我千千岁_365bet平台赌场_365bet提现是被_365bet体育比分资讯平台一年减少3.09万(降幅为8.7%),同样创下了历史最低纪录。去年韩国的粗出生率(每1000人中的新生儿数量)为6.4人,减少0.6人。

  1970年,韩国新生儿数量曾达到100万的创纪录峰值,但是去年却降至32.6822万,“这是一次戏剧性的人口转变”,韩联社称。

  出生率创历史新低的同时,韩国死亡人数却在攀升。韩国去年的死亡人数接近30万人,是1983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与此同时,人口也在持续老龄化。2017年,韩国65岁以上人口首次超过0岁至14岁人口,老年人占韩国总人口比例达到13.6%。

  《日本经济新闻》网站指出,韩国人口下降的速度可能比预期要快。去年,韩国统计局预计2028年开始人口将下降,但一些韩国媒体现在预测2024年将成为分水岭。

  不愿生娃

  低出生率一直令韩国政府头疼,因为在人口快速老龄化的背景下,低出生率将导致劳动力减少,从而拖累韩国经济的增长潜力。

  韩国《中央日报》指出,问题在于,韩国政府在过去十年已经为解决低生育率问题投入超过100万亿韩元资金,却始终看不到任何好转的迹象。

  那么,韩国人为什么不愿生娃?

  韩国健康与社会事务研究所副研究员赵成镐(Cho Sung-ho,音译)将韩国人口下降趋势与两个因素联系在一起:选择单身的韩国人越来越多,以及已婚夫妇越来越不愿意生孩子。

  赵成镐认为,韩国之所以生育率低,80%以上的原因是单身人数膨胀。与此相应的是,从1990年到2010年,韩国的结婚人数却在下降。

  韩国健康与社会事务研究所的数据显示,2018年,在韩国20岁至44岁的人群中,大多数人“单着”。在那些没有约会对象的人中,51%的男性和64%的女性表示他们选择单身。

  数据还显示,今年6月,韩国的结婚人数为17946,比去年同期下降12.9%。自1981年政府开始收集相关统计数据以来,今年6月的数值首次跌破2万。

  分析认为,经济增长放缓导致就业难、抚养孩子成本高、房价飞涨、日托选择有限、工作时间长难兼顾家庭,这些都是导致韩国年轻人逐渐远离人生三大“里程碑”——约会、结婚和生子的幕后“推手”。

  《朝鲜日报》称,就业、房子、教育是韩国年轻人的三大压力源。据统计,2018年4月,20岁至29岁的韩国年轻人失业率高达10.7%,高失业率引发一系列连锁效应,即“找不到工作,意味着没有收入;没有收入,就没钱买房结婚;不结婚又谈何生子。”即使找到工作也结了婚,也有人因高昂的教育费用放弃生孩子。

  许多韩国年轻人表示,他们没有时间、金钱去约会,也没有谈情说爱的能力。毕竟,在竞争激烈的就业市场上,在可怕的失业率面前,他们必须花大把时间去“充电”,以获得额外的证书或专业技能。

  “总生育率低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多种因素交织,比如在工作和家庭生活之间难以求得平衡。”郑在勋说,特别是对女性来讲,一旦选择生育就会迫使其中断职业生涯。

  政府行动

  面对愈演愈烈的“人口危机”,文在寅政府深以为忧。“人口危机不仅影响经济发展,还会动摇韩国根基。”韩国总统文在寅说。他认为如果再不行动,将对国家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害。

  目前,韩国政府正在多管齐下,大力促进生育积极性。包括缩短每周最长工作时间,从原来的68小时减少至52小时;允许抚养8岁以下儿童的父母每天少工作一小时,以便腾出时间来照顾孩子;为每个家庭提供看护儿童的补贴,比如首尔每月为养育5岁以下儿童的父母提供约88美元的补贴;增加全国各地的日托中心数量并延长开放时间;针对单身人士开展各种职业培训等等。

  尽管政府在努力应对“人口危机”,但专家对前景却比较悲观。“现在没有什么有效措施能提高总生育率。”郑在勋说。赵成镐认为,超低出生率的趋势很有可能会继续下去。

  韩国危机的启示:

  政策必须尊重规律!

  从长远看,韩国低生育、少子化和老龄化的叠加危机可谓“国难”当头。如果不加以合理有效的干预来刺激生育率回升,几百年之后,韩国就会“灭种亡国”,这并非危言耸听。

  新华社“了望智库”去年曾分析称,韩国鼓励生育的时机可能已经错过,而且力度不够、针对性不强。韩国的经验和教训告诉我们,要解决人口问题,制定任何政策都必须尊重四个规律:

  第一,人口持续发展规律。

  人口增长公式告诉我们,在封闭人口的假定下,人口要实现可持续发展,生育水平就要保持在更替水平之上;

  在开放人口的假定下,一旦人口有年轻人的进出,人口迁移的力量会重塑人口的结构。

  人口增长率如果从正变成负,人口将难以持续发展。

  韩国面临的正是人口弱持续、不可持续发展的挑战。人口是可持续还是不可持续、是强持续还是弱持续,其分野处就在生育水平的高下,这是低生育国家实现“近更替水平生育率”(TFR=1.8~2.5)的战略意义。

  第二,人口平衡发展规律。

  人口的性别年龄结构要保持平衡的状态,这是人口安全的需要。

  性别失衡会造成婚配挤压等问题,年龄失衡会产生代际矛盾等问题。

  年轻人太少、老年人太多不仅会造成“食之者众、生之者寡”的生存困境,而且会造成“被养者余、养之者缺”的养老困陈家瑛制作公司_365bet平台赌场_365bet提现是被_365bet体育比分资讯平台局,而低生育和少子化是造成这种困局的根源。

  因此,老龄化问题和少子化问题是一枚硬币的两面,既有相对独立性也有互相制约性,生育和养老需要统筹兼顾、综合治理。

  从根本上说,人类社会理想的人口发展状态是平均生育率能够长期维系在更替水平上下、性别年龄结构相对均衡、亚人口之间互为依存和支撑,如此才有可持续的未来。

  第三,人口惯性发展规律。

  人口惯性根源于人口结构。

  当下人类要迎接的是人口负增长惯性的挑战。

  人口结构蕴藏着巨大的能量,养老等刚性需求若能得到很好的满足,就变成促进社会公平发展的正能量,得不得满足就会变成阻碍社会和谐进步的负能量,如产生老无所养的人道主义危机。

  第四,低生育自我强化规律。

  总览全球所有低生育国家,迄今没有一国回升到更替水平。

  为什么韩国的人口政策变了,低生育率还在继续下降?正如上文所说——与过去的人口控制政策相关的文化仍然在深层次发挥着作用。

  由此可见,生育文化的力量大于生育政策。一旦人们形成约束性、意愿性、稳定性和自我强化的低生育选择,鼓励生育也未必奏效。

  当下,全球正在经历一场规模浩大的“人口革命”,北欧、俄罗斯、日本、韩国和中国等人口转变加剧,越来越受到人口低出生率和老龄化的困扰。

  生育率的下降和寿命的延长意味着很多国家进入了“高龄少子”人口新时代,到2020年,全球65岁以上老人数量将远超过5岁以下的孩子数甄嬛传东阿阿胶_365bet平台赌场_365bet提现是被_365bet体育比分资讯平台量。

  对于这个严峻挑战,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等闲视之!

责任编辑:张宁